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  微信号: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
水杯

道学研究:白玉蟾创立钟吕金丹派南宗考


来源:道教之音     作者:朱越利     时间:2019-07-26 14:29:17      繁體中文版     

道学研究:白玉蟾祖师创立钟吕金丹派南宗考

由于钟吕丹法广泛流传和吕洞宾崇拜盛行,南宋白玉蟾于13世纪书写了创立钟吕金丹派南宗的历史。从钟吕金丹派南北宗到全真教南北宗,只差一步。元代完成了这一步。全真教南宗北宗的南北之称,已不再具有地理位置上的意义,只是历史的沿袭。

白玉蟾时,宋景定庚申(1260年)萧廷芝编“大道正统”时,元泰定甲子(1324年)柯道冲第一次指明南传与北传时,钟吕金丹派南宗和北宗皆有其实而无其名。元代陈致虚时,全真教南宗和北宗亦有其实而无其名。将道教称为南宗和北宗,始于明代。现代学者直接称张伯端和明代之前的《悟真篇》传人为南宗,称王重阳和明代之前的全真教为北宗,是为了行文方便。

一、关于全真教南宗创立于何时的几种说法

关于全真教南宗形成于何时的问题说法很多。让我们首先讨论以下6种:

第一,1937年傅勤家说:“南宗起于辽刘海蟾,北宗起于金王嚞”。现代仍有学者说张伯端“所遇当为刘海蟾”,“张伯端遇刘海蟾,非无可能”等。笔者以为张伯端遇刘海蟾受丹诀之事,出自后人演绎。所以,南宗起于刘海蟾之说不成立。

第二,元泰定甲子(1324年)柯道冲将南传和北传的远源归于混元老祖,说到近源则曰 :“刘南传张紫阳五紫(祖),北传王重阳七真”。刘海蟾传王重阳之说亦是虚构,相信此说的现代学者不多。

第三,明代宋濂为《长春子手帖》题写了一篇跋文,讲述老聃、东华帝君、钟离权次第相传,又述钟离权分授刘操和吕岩两支,刘操一支授张伯端,吕岩一支授王嚞。然后说:张伯端一支“则世所号南宗者也”,王嚞一支“则世所号北宗者也”。有学者将宋濂的叙述断为丘处机原文,盖误。以此判定《长春子手帖》“系元末道流赝作”,亦无说服力。宋濓《送许从善还闽序》亦曰:“宋金以来,说者滋炽,南北分为二宗,南则天台张用成,其学先命而后性。北则咸阳王中孚,其学先性而后命。现代学者接受宋濂之说,认为张伯端创立了南宗、王重阳创立了北宗者,颇多。

《悟真篇》与全真教丹法有不少共同和共通之处。但张伯端写成《悟真篇》时,全真教尚未创立。王重阳在世时全真教和《悟真篇》传人没有互相说同出一门,没有互相说同属一教,其他人也没有这样认为,故而,也谈不上南宗和北宗。明代人宋濂称他们为南宗北宗,属于“追称”。

第四,明代王祎《青岩丛录》曰:“全真之名昉於金世,有南北二宗之分。南宗先性,北宗先命”。此说不确,因为并不是从全真教分成南宗北宗。

第五,明代胡应麟《玉壶遐览》曰:“南北二宗之分,实自宋南渡后,而皆始于吕岩”。“南北二宗之分,实自宋南渡后”,此说距事实近了一步,但太笼统。

第六,王沐说:“南宗虽以张伯端为教祖,但实际是南宋时期在南方发展起来的。”他列举了石泰、薛道光、陈楠等。对于白玉蟾创立南宗之说,他不赞同。

白玉蟾奉张伯端为祖,自称其师是陈楠(号泥丸)。白玉蟾《修仙辩惑论》曰:“自幼事陈泥丸,忽已九年”。他述张伯端传石泰一系为张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陈楠→白玉蟾,如其《谢张紫阳书》曰:“先师泥丸先生翠虚真人出于祖师毗陵和尚薛君之门,而毗陵一线实自祖师杏林先生石君所传也,石君承袭紫阳祖师之道……顷年泥丸(即陈楠)师挈(玉蟾)至霍童洞天,焚香端拜杏林祖、毗陵祖”。白玉蟾为四代祖师撰有赞文,即《高祖先师天台紫阳真人赞》《曾祖先师真一还源真人赞》《师祖鸡足紫贤真人赞》《先师翠虚泥丸真人赞》。白玉蟾的友人和弟子的说法与白玉蟾相同。白玉蟾的弟子留元长《海琼问道集序》曰:“白君得之于陈泥丸,陈得于薛道光,薛得于石泰,石得于张平叔,张得于刘海蟾,刘得于吕洞宾”。《鹤林问道篇下》曰:“僧道光炼刀圭”。陈与行《跋陈泥丸真人翠虚篇》说其舅黄公庸仰慕陈楠,述石泰一系。

《道藏》中还收录了石泰、薛道光、陈楠三人的传记资料和著作。石泰的著作有《还源篇》。薛道光的著作有《还丹复命篇》。陈楠的著作有《翠虚篇》。在《翠虚篇》里,陈楠亦述石泰一系曰:“嘉定壬申八月秋,翠虚道人在罗浮……遂以金丹火候诀,说与琼山白玉蟾,使之深识造化骨。道光禅师薛紫贤,付我《归根复命篇》。”“故作《丹经归一论》,以付学者白玉蟾”。《翠虚篇》里陈楠还有一首词题为《真珠帘·赠海南子白玉蟾》。石薛陈三代传人,都称引钟吕。如《修真十书》卷7中的石泰《丹髓歌序》引“钟离”曰:“所谓四大一身皆属阴也。”《还源篇》曰:“吕承钟口诀。”薛道光《还丹复命篇》曰:“吕公曾道别无真。”陈楠《翠虚篇》中的《真珠帘·赠海南子白玉蟾》曰:“知否?那两个钟吕是吾师友”。

石泰一系为道教界和一些学者所承认。但元代俞琰怀疑张伯端传石泰一系的真实性,说署名石泰、薛道光、陈楠的丹经皆为白玉蟾伪作。侯外庐主编《中国思想通史》称这一道统和这些著作出自白玉蟾捏造和伪作。今井宇三郎根据《紫清指玄集》中的《题张紫阳薛紫贤二真人像》判断说:南宗颉颃王重阳一派全盛,编制与道家北宗相对的南宗,受到时代的影响。南宋国家多事,政情不安,北受金的重压,都城迫迁江南杭州。在朱子表彰北宋周程张邵之学前后,白玉蟾采纳了北宋张紫阳一派金丹道教。白玉蟾编制的谱系中,张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师授关系,陈楠→白玉蟾→彭耜师授关系,皆真实无疑;刘海蟾→张伯端师授关系,薛道光→陈楠师授关系,可疑。

石泰一系确有可疑之处。首先,《还丹复命篇》署名薛道光、纪年宋钦宗靖康丙午年(1126年)的序言说,薛道光于宣和庚子岁(1120年)得至人口诀。此说与《薛紫贤事迹》所说的时间和人物都不一样。后者说薛道光于宋徽宗崇宁五年(1106年)在凤翔遇见石泰。其次,白玉蟾所述师事陈楠的年代,自相矛盾,与他人所述也有出入。白玉蟾“语录”曰:“先师陈泥丸昔在徽庙时,尝遇大洞真人孙君”。这意味着宋徽宗在位(1101—1125年)时陈楠已经成年。白玉蟾《谢仙师寄书词》曰:“十年侍真驭,说刀圭于癸酉秋月之夕”。这是说陈楠于嘉定癸酉(1213年)向白玉蟾传授口诀。徽宗在位的最后一年(1125年)若陈楠20岁,那么到向白玉蟾说刀圭时(1213年),就108岁了。这样高龄授徒并携徒云游的可能性很小。而嘉定丁丑(1217年)陈与行《跋陈泥丸真人翠虚篇》说:嘉定四年(1211年)陈楠自言43岁。若此说为真,则陈楠应生于南宋乾道四年(1168年),白玉蟾所说陈楠于宋徽宗时遇大洞真人则不可能。

俞琰并没有告诉人们他因为什么产生怀疑。仅凭上述几处年代不合的记述,断然否定石泰一系尚依据不足。故石泰一系是否属实,难以遽断。更重要的是,石薛陈三代都没有建立教团或教派。所以,即使他们是真实的历史人物,他们也没有创立起钟吕金丹派南宗。

二、白玉蟾创立了钟吕金丹派南宗

白玉蟾,原名葛长庚。母改嫁,过继为白氏子,改名白玉蟾。字如晦,又字白叟、阅众甫,号海琼子,又号蠙庵、海南翁、琼山道人、武夷散人、神霄散吏等。诏封紫清真人,世称紫清先生。琼州(今海南省琼山)人,亦有文献“疑其家于襄沔”。生于绍熙甲寅(1194年),卒于绍定乙丑(1229年),享年36岁。白玉蟾自幼弃家出游,拜师修道,著述颇丰。侯外庐主编《中国思想通史》说:“道教南宗的建立,较晚于北宗,其创始者是南宗宁宗时代的白玉蟾……嘉定十年至十五年是白玉蟾的极速3d时期,道教南宗即创建于此时”。南宗北宗之称是互为前提的,是同时成立的,无法分早晚。《中国思想通史》说北宗早,将王重阳初建时的全真教称为北宗,也是一种行文方便。《中国思想通史》断定白玉蟾于1217年—1222年(嘉定十年至十五年)创立了道教南宗,其依据可归纳为两点:

第一,白玉蟾建立了教团。

《中国思想通史》说:“这一教派仿照天师道,设立了称为‘靖’的教区组织”。白玉蟾及其弟子建有道观,名称有些复古,称为靖。彭耜对其弟子林伯谦曰:“尔祖师所治碧芝靖,予今所治鹤林靖,尔今所治紫光靖……如汉天师二十四靖是矣,古三十六靖庐是矣,许旌阳七靖是矣”。再者,白玉蟾弟子众多。留元长《海琼问道集序》说白玉蟾“踏遍江湖,名满天下,其从之如毛”。道观不止一处,弟子多如牛毛,这些记载足以证明白玉蟾建立了教团。白玉蟾擅符箓,施雷法,同时精丹法,将内丹融于雷法。无论石泰一系是否真实,雷法派道士白玉蟾宗奉《悟真篇》丹法、尊张伯端为祖,是千真万确的。所以,其教团既是符箓派、雷法派,同时也是《悟真篇》丹法派。

第二,白玉蟾建立了理论体系。

《中国思想通史》说:“从思想上考察,道教南宗的理论乃是道教、道学、禅宗三者的混合物。白玉蟾所论述的修炼理论,其中心是‘精气神’说”。

《中国思想通史》关于白玉蟾创立道教南宗之说,得到不少学者的赞同。笔者以为,除了上述两点之外,白玉蟾为其教团灌注了钟吕金丹派的性质是更重要的原因。学者们对这一性质论述不多。这一性质主要表现于如下两个方面:

第一,白玉蟾吸收了钟吕丹法。

白玉蟾常常讲述对钟吕丹法的体会。如《橘隐记》曰:“所以吕真人譬喻金丹大如弹丸,色如朱橘……盖喜吕真人譬金丹之意”。《赠城西谢知堂时通》曰:“似此伎俩问吕钟……携此道术问四海,洞宾今正觅同参……撑眼撮与钟离看”。《必竟恁地歌》曰:“忽然嚼得虚空破,始知钟吕皆参玄”。《胡子嬴庵中偶题》曰:“昨夜钟离传好语,教吾且作地行仙”。《武夷升堂》之“持纲”词以“钟离权之金液还丹,刘海蟾之玉华真水”作为大丹无色的例证。《太平兴国宫记》曰:“钟吕启金匮以相传”。《玉隆万寿宫云会堂记》曰:“徐抱黄、刘海蟾亦无愧矣” “饮吕纯阳之刀圭”。《指玄篇注》引吕洞宾那首讲“半升铛”的劝人炼丹的诗。

白玉蟾和他的教团熟悉钟吕丹经。《海琼白真人语录》卷3曰:“唾涕精津气血液,钟离言是属阴”。白玉蟾《玄关显秘论》引刘海蟾曰:“开阖乾坤造化权,锻炼一炉真日月。” 引施肩吾曰:“气是添年药,心为使气神。能为神气主,便是得仙人”。其教团成员赵汝渠认真研读过钟吕丹法的经典《钟吕传道集》。其述丹法曰:“抽添徒泥《传道集》,沐浴不解《悟真篇》……黄婆媒娉岂因脾,金晶飞跃不在肘”。《钟吕传道集》有“论抽添”一节,讲自下田入上田名曰肘后飞金晶。

第二,白玉蟾编制了钟吕金丹派系谱。

白玉蟾编制钟吕金丹派系谱,将自己所属的或许是虚构的石泰一系纳入其中。白玉蟾《快活歌》曰:“大道三十有二传,传到天台张悟真,四传复至白玉蟾”。《快活歌》没有说钟吕。大概是因为这一点,有学者说:“到白玉蟾时为止,南宗尚未将己派与钟吕挂上钩”。但是另有5种资料提到钟吕。这5种资料有虚有实,学者们的看法也不一致,考辨如下:

1、《道藏》有《海琼传道集》。陈守黙、詹继瑞序称:他们于乙亥年和戊寅年两遇老师白玉蟾,白玉蟾的弟子、太平兴国宫道士洪知常刊行白玉蟾《金丹捷径》一篇、《钩锁连环经》一卷和《快活歌》一章。《四库全书总目》卷147称陈守黙、詹继瑞序言所说乙亥者为宋德祐元年,戊寅为元至元十五年,洪知常盖元人,结论是《海琼传道集》“文词鄙倍,殆村野黄冠所依托”。此结论不可信。陈守黙、詹继瑞序言所说应为嘉定乙亥(1215年)和嘉定戊寅(1218年),正是白玉蟾活跃时期。

《海琼传道集》中的“仙派”曰:“正阳真君、纯阳真君、海蟾真君、紫阳真人、杏林真人、道光真人、泥丸真人、玉蟾真人”。钟离权、吕洞宾、白玉蟾于至元六年(1269年)被封为真君。疑此“仙派”为后人所增。

《钩锁连环经》引太乙元君、老君、关尹子、钟离云房、吕真人、刘海蟾、张紫阳、道光和尚、陈泥丸、白玉蟾等论丹法。此述当出自白玉蟾。

2、白玉蟾《题张紫阳薛紫贤二真人像》述李亚传钟离权,然后钟吕刘张石薛陈白依次下传。其曰:“昔李亚以金汞刀圭火符之诀传之钟离权,权以是传吕岩叟,岩叟以是传之刘海蟾,刘传之张伯端。张于难中感杏林石泰之德,因以传之。泰……授之于蜀僧道光。光之门有行者道楠,号为陈泥丸,即先师也”。此述当出自白玉蟾。

3、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卷45《施肩吾传》曰:“琼山白玉蟾《跋施华阳文集》云:‘李真多以太乙刀圭火符之诀传之钟离权,钟离权传之吕洞宾。吕即施之师也’”。今不见《施华阳文集》,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所录不知何据。郭武认为白玉蟾跋文中的李真多可能是李亚之误。

4、《法海遗珠》卷14有署名白玉蟾述《追鹤秘法》。后列“师派”为“都仙教主华阳慈济道君长生度世仙王青华帝君真玄灵应天尊李喆”→钟离权→魏华存→吕洞宾→刘海蟾→张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陈楠→白玉蟾。末尾自称弟子的跋语说:追鹤秘法自东华帝君传至白玉蟾,绵绵不绝。他于甲辰奉事一心,乙巳礼拜求师点化,数年后获仙师召鹤之书。

李远国认为跋语所述“甲辰”是1244年,此“追鹤秘法”为白玉蟾述。横手裕1990年将此“师派”列为白玉蟾的“道统说”,1996年补充说《道法会元》和《法海遗珠》中所谓白玉蟾的文章是真是假需慎重看待。“师派”中钟离权头衔包括“开悟传道”四字,吕洞宾头衔包括“演正警化真君”六字,刘海蟾头衔包括“明悟弘道真君”六字,皆至元六年(1269年)封号中字。卿希泰主编《中国道教史》说:“仅此一点即足以证明此文绝非白玉蟾所撰,不足为凭”。此“师派”难以确定为白玉蟾述。

5、《樵阳经》卷2有一篇署名白玉蟾的序,序中称“吾吕祖帝君”。《樵阳经》为樵阳子刘玉作。刘玉生于南宋理宗宝祐五年(1257年),其时白玉蟾已亡故。此序为伪托。

从《钩锁连环经》和《题张紫阳薛紫贤二真人像》推断,白玉蟾虚构的钟吕金丹派32传系谱,当是太乙元君→老君→关尹子……→李亚→钟离权→吕洞宾→刘海蟾→张伯端→石泰→薛道光→陈楠→白玉蟾。

虽然不能肯定《跋施华阳文集》和《追鹤秘法》为白玉蟾述,但至少是其传人所述。无论李真多,还是李喆,都与李亚一样姓李。在白玉蟾教团编造的钟吕金丹派系谱中,钟离权之师姓李应该是没有异议的。

白玉蟾的道友和弟子虽然没有提起32传,但所述钟吕刘张石薛陈白系谱与白玉蟾之说一致。嘉定丁丑黄庸《跋鹤林问道集》曰:“尝读赵彦纲《艺林集》,乃知太乙刀圭火符之正传始自钟吕,默相付授,吕传之刘海蟾,刘传之张平叔……今观《鹤林集》,由平叔而下石泰、薛道光、陈泥丸、白玉蟾灯灯相续”。留元长《紫元问道集序》曰:“白君得之陈泥丸,陈得于薛道光,薛得于石泰,石得于张平叔,张得于刘海蟾,刘得于吕洞宾”。陈守默、詹继瑞《海琼传道集序》亦从钟离权讲到白玉蟾。这些不仅可以旁证白玉蟾编制的谱系以钟吕为祖,而且说明这一系谱受到其教团的认可和续传。

(本文作者朱越利,文章原载《全真道与老庄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,第67~71页)

  • 流泪

    0人

  • 鼓掌

    0人

  • 愤怒

    0人

  • 无语

    0人


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

欢迎投稿:
Email:server#daoisms.org(注:发邮件时请将#改为@)

免责声明:
  1、“道教之音”所载的文、图、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2、本网站内凡注明“来源:道教之音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,版权均属“道教之音网站”所有,任何经营性媒体、书刊、杂志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道教之音”,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3、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,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,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,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,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。

道德经礼品订制

热门图文

更多
道教书籍
学道入门专题